中央人民政府 宣城市人民政府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无障碍

您当前的位置: 网站首页 / 科室信息 / 促进法治
【“迎国庆 我的调解故事”主题征文】种植大户遇纠纷,人民调解化干戈(旌德县俞村司法所 陈玉清)
浏览次数:27   信息来源: 促进法治科发布时间:2019-09-30 14:45

    我叫陈玉清,是旌德县司法局的一名专职人民调解员,2019年5月被分配在俞村司法所工作,从事专职人民调解工作。我从事调解工作时间虽然不长,但在一次次矛盾纠纷的排查化解过程中,我越来越感受到人民调解工作的神奇魅力,当看到当事人一张张满意的笑脸,我越来越喜欢这一份工作了。

    调解没有固定的形式,完全要因地、因时、因人制宜,要结合具体情况,利用自己所掌握的法律知识和乡风民俗灵活掌握案件起因,深入调查发展过程,然后结合双方当事人意见提出调解建议。在具体调解过程中,个人觉得主要是需做到以下几点:一是要认真听取当事人陈述,稳定当事人情绪,对当事人遭遇表示同情,取得当事人信任;二是遇到较复杂的情况要充分进行社会调查及单独谈话,然后再组织双方当事人当面协商。三是要适当引用类似案例,提出个人建议,在当事人默认或采纳时及时签定协议。

    我曾遇到这样一起案例:张某,浙江人,在俞村镇连续多年种植小香薯。胡某,本地人,在俞村集镇经营一家农资店。2019年3月,张某欲采购“黑白膜”覆盖香薯苗,一方面是提高产量,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缩短香薯生产周期提前上市,同时还能减少除草成本。因“黑白膜”是新型农资产品,胡某尚未经营,张某请求代购。胡某虽不经营该产品,但张某与其已是多年合作伙伴关系,且二人私交关系不错,于是在张某的数次催促及请求下,胡某于3月底为其订货,并于4月7日将“黑白膜”送至张某的田间,张某当面收货。

    大约一个半月以后,张某发现地里的“黑白膜”陆续风化破损,大部分小香薯暴露在外,杂草丛生,严重影响了生产周期及产量。经多方查测,张某才发现,原来自己地里覆盖的“黑白膜”只有40天的保质期,这与小香薯120天的生长周期严重不符。张某这才意识到,原来胡某送错货了,没有有效区分短效膜和长效膜。因为膜的原因,初步估算三十亩香薯产量减少20%、上市期延长十天、人工除草成本增加40%,张某自己预估总计损失7万元左右。遭遇此情况后,张某向当地司法所反映了该情况,张某认为胡某发货错误,需承担50%责任,赔偿经济损失3.5万元。

    在接受当事人调解请求后,作为司法所工作人员的我参加其中,并与另一名同事开展了相关调查。经查,张某田间的“黑白膜”的确风化严重,一定程度上的确影响到了产量和生产成本,但具体损失金额因缺乏专业知识无法做出准确预估。在简单商讨之后,我们组织当事人进行协商。店主胡某认为他的店原本不经营该膜,纯属帮忙代购,未获取利润(有销货凭证),且张某事先未提供具体的农膜型号。故认为此事宜应是张某自己的过错,拒绝承担责任履行赔,双方自此僵持不下。

    见此情形,我提议暂时中断调解,建议双方各自回家冷静,与家属商讨、咨询相关条例法规。中断调解后,我和我同事再次进行了社会调查,经多方咨询,初步认为张某对小香薯的损失估算基本属实。在单方沟通中,张某也承认要求胡某代购时自己未提出农膜型号,承认自己有过错,要求胡某承担的比例也随之下调。

    在与胡某的交谈中,胡某仍是满腹委屈,认为自己处于好心为他人代购,不应该承担相应责任,且胡某认为张某是第一次使用“黑白膜”,在采购时没有提出明确的购买需求,没有熟练掌握使用技术,损失应归属为张某自己的责任。对于胡某的说法,我首先肯定了其好心代购、张某自己对采购需求不明确的说法;其次,我也劝说胡某“你已从事农资销售多年,每年都有新产品推出,对新产品出售前对产品性能、使用方法都要进行充分了解,这次是代购有疏忽,代购也是之前生意链关系,一个外乡人跟你合作多年且销量大,从感情面上讲补偿一点也未必不可”。打出人情牌后,胡某有点动容了。

    经多轮劝说,双方终于各退一步,最终均同意胡某赔偿张某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2000元整。6月19日,双方签订人民调解协议书。张某当场表示,自己会继续在胡某的店里购买其他农资产品,一次失误不会影响二人的合作和交情。看着两个爽朗的汉子会心一笑,我感受到从未有过的自豪感与满足感。

    这起纠纷,初次接触感觉涉事金额比较庞大,双方利益诉求差距大,很难调解。但细细排查,不难发现,纠纷的关键在于张某案件抓住张某经济条件较好、重朋友感情、自知投资有风险的特点,只是“想要个说法”,而并非是“唯利是图”。而胡某有农资经营许可证,货从本店送至张某手中,对商品性能不了解有过错,也承认农膜过早分解对香薯种植有损失,张某所需农资产品一直是胡某供应,少许赔偿也在情理之中。抓住了这个关键,我们也就找到了解决的“金钥匙”。

    我想,所有的矛盾纠纷大抵如此,没有谁非要把对方逼上绝路,无非是寻求一份理解与心理安慰,心理工作做通了,所有的矛盾纠纷也就迎刃而解了。